冬凌草

不想开车

群里好冷啊,感觉要凉,好多都皮气不是太正,超级不正经,欢迎各位加入我们,如果来一个大佬就好了。

群里不冷,但活跃的就这么几个人,想要一批小天使来加入,还有校长想要几个不良少年给他管着

这就是一个只有流淌着妖的血脉的学校的招人,轻松向的,欢迎入校√

要紫堂小天使,海盗团还缺一个卡米尔,性转鬼狐想要一个站丹狐的丹尼尔,黑化雷安都没有,煤老板也需要,双胞胎姐妹花差一个,给金找个姐姐还有群里二大爷要性转秋,大概就是这样。

千年 <一>


♢情人节产物
♢五话之内就可以结束
♢日更一篇
♢设定灵感来自《灵魂摆渡 黄泉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彼有死境 魂之归路 足八百里 无花无叶
       黄沙遍地 延绵流散 故名黄泉
       内有妖 名孟婆氏 多智善谋
       具殊色 好食鬼 善羹汤
       孟婆汤 凡鬼皆饮 前事皆不复记
       孟婆汤八味汤引:一滴生泪,二钱老泪,三分苦泪,四杯悔泪,五寸相思泪,六盅病中泪,七尺别离泪,八味……周瑜从来都不知道,缺了这一味汤引,周瑜的孟婆汤永远都是倒人胃口,其恶无比。
       周瑜也可能是自幼三魂七魄缺了一魄——雀阴,从来不懂什么是伤心,没有任何烦恼,无非就是苦恼于自己养的曼珠沙华六百年来不曾开花。
      “李太白!你又往我的孟婆汤里掺酒,你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  “反正你那孟婆汤又不好喝,掺酒说不定更好喝一点呢~”说着,狐耳男子又往这大锅里到了一壶酒,“话说,公瑾……冥王要把你许配给我诶。”
      “许配你个大头鬼!都是男的!”周瑜气狠狠的踹翻这锅汤,“起来,我重新熬!”
      “那可不一定,毕竟你是孟婆嘛……”李白眯了眯紫色的眸子,“相传,孟婆出嫁的时候生死簿就会现出,划去新郎的名字,就可以长生不死,与孟婆长相厮守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可别打生死……”周瑜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异像似的,嗅了嗅空气,“李白,你有没有闻见一股很香的味道?”
      “一股桃花味……”
      “桃花?那是什么?”
      周瑜生在黄泉,从不知道人间风景,狐仙李白也只是与冥王好友才时常看望他的,除了一株曼珠沙华,再无其余生气。
       “一朵很美的花……”
       周瑜再次吸吸空气,趴下来,找到了桌子底下,拉开桌布,一位粉色长发的拿扇男子出现在他眼前,朝他笑笑。
      李白上前把周瑜拽到自己身后,拔出青莲剑,对着满脸是笑的风流男子:“你这人,一声不吭进入黄泉,还躲起来,居的是何心?”
      “在下诸葛亮,字孔明,修炼时不小心灵魂脱体了,不知怎的飘来了黄泉,却不知如何回去。”诸葛亮向两人作揖,彬彬有礼。
      “你来了你就回不去了!你身上好香,我要吃了你!”周瑜抓着诸葛亮的手就要咬,却被李白一掌推开,被李白推开后,周瑜掐起腰,气冲冲的望着李白,“李太白!你让开!”
      “你是真蠢还是装的?孟婆不能吃生魂的!”
       “抱歉,忘了……”周瑜向诸葛亮道歉,十分心虚的望着他,“那个……可以给我舔一口吗?”
     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像遇见了变态一样,诸葛亮却不然,他笑盈盈的伸出一只手,周瑜脸上泛起一片红晕,抓住这白皙的手,轻轻含住,时不时还向上瞥一眼诸葛亮的脸,见人如此这般清秀的脸,又不好意思低下头。
      李白表示被夹在中间很尴尬。
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不打扰你们了,再见。”
      看见李白已走远,周瑜也停止嘬诸葛亮的手指,翻出日历,问道:“你可曾是在闭关?”
       “恩。”
       “还有半年便是焃鴠日,到那时,我会让太白把你身体带来,到时你就可以灵魂归体,并且回到人间,在此之前,你就住在我这吧,帮我熬汤。”
       “恩,好。”诸葛亮伸手轻抚着周瑜的发丝,“没想到孟婆是这么漂亮的姑娘,在下一只以为孟婆是位老婆婆呢。”
      “我是男的!!!!!”周瑜把汤勺塞进诸葛亮手里,“快帮我熬汤,我加汤引,你搅拌,我会告诉你汤引的。”
      “嗯。”诸葛亮走到大缸旁边,看着周瑜拿着水桶舀来了许多水倒进缸里。
      “孟婆汤以泪为引,多少苦涩,需得慢火煎熬,去其苦涩,留其甘芳,如此煎熬一生,煎成一锅好汤,人生亦是如此!这第一味便需一滴生泪。”
      周瑜滴入这晶透的眼泪,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孟婆汤的全部汤引,他该如何教于诸葛亮?
      “二钱老泪……三分苦泪……四杯悔泪……五寸相思泪……六盅病中泪……七尺别离泪……八味……”周瑜停止了继续说下去,“抱歉,我不知道第八味,阿娘死的早,她并没有告诉我……”
      “没关系,只要功能不减就好。”
      “可是缺了一味汤引的孟婆汤味道可不好喝,人死后还要喝这么难喝的汤,我实在不忍。”
       “在这段时间里,我会一直和你想办法解决的。”诸葛亮揉揉周瑜的头,笑道。
      “我可以再舔一口吗?”周瑜一脸期待的望着诸葛亮,使诸葛亮无法拒绝。
      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  几日后。
      诸葛亮为曼珠沙华浇了水,见这株花如此憔悴,不禁问道周瑜:“公瑾,这株花如此憔悴,是要死了吗?”
      “不会的,六百年来,他从不开花,却从来没死。”
      “哦。”
      “公瑾,我可以帮你把头发束起来吗?”
      “恩。”
      没有良辰美景,却有佳人在侧,其实这样,也不错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要安哥安哥安哥!!!安哥最好心理承受能力较强,群里雷总可是皮着叶不羞嘲讽话脱不下来的,别气绝身亡了。然后除了安哥还有许多空皮,欢迎来玩啊!

一个被我忽视很久的群,从来没管过呀,才想起来,空皮超多,欢迎呀~

我的周瑜大人都没有,超喜欢周瑜大人的,随便问问哪个周瑜大人相中了武陵仙君啊?明世隐也要!赵云也没有,群里暗鸦有赵将军要么?亮亮好像也缺,只有两个亮亮,还有原皮的铠哥√

迷雾重重04

◇我是不是更的太勤了?
◇心疼双冰组
◇铠哥护好兰兰啊啊啊!!
◇日常求评论√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No.4
        黑暗中,一个神秘的身影拿枪对准了高长恭的胸口,犹豫了一下,将枪口瞄准肩膀。
        “真是一个美人…咯咯咯…”子弹随着他扣下扳机时光速飞出去,穿过了目标,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,铠听到了枪声更加浮躁,催促着高长恭加快速度。
        高长恭用手捂住伤口,面部表情扭曲起来,他忍住疼痛,连忙跟上铠的脚步,但两人的距离也在逐渐拉远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恶!”高长恭喘着粗气,肩上的疼痛导致他不得不停下来,只能无可奈何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铠,他靠在墙壁上,身体滑坐在地板上,肩上的血不停的在流淌。
        高长恭很不甘,把自己的衣服撕下进行了简单的包扎,扶着墙壁向前方走去,他也不知道他接下来回到哪,会遇到什么,不过一切只能随即应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发生了什么?”铠赶到了尖叫的原地,看见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不禁埋怨自己来的太慢,但他知道凶手就在这栋大宅里,当务之急是把大宅了的人聚在一起,“高长恭,我们现在不能分开,快去把人都聚在一起一定可以找到凶手。”
        回应他的是一片寂静,他意识到了他和高长恭分开了,大脑一片空白,他顺着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    狄仁杰拉着李元芳的手不禁拉紧了一些。
        “元芳,不要和我走丢,我闻到血腥味。”
        李元芳指指地板,对狄仁杰说:“狄大人,你看有血迹。”
        狄仁杰警觉起来,拉着元芳跟着血迹朝那个方向走去,他不断张望着,防止附近没有危险,然后他看见了一枚子弹,不禁皱紧眉头。
        “有人出事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和李元芳一路紧跟血迹走,很快他们看见了受伤的高长恭,现在他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陷入休克中,李元芳想要过去救助高长恭,却被狄仁杰拉住,他们清楚的看见黑暗中走出一个可疑的身影,他看着高长恭的眼神又像是怜爱又像是发现猎物似得可怕。
        “真是个美人啊…很快你就是我的了。”说完,伸手抱起高长恭转身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站住,放开他!”铠一拳打到那人面部,趁人还没反应过来,抱住高长恭转身就跑,狄仁杰见状,也冲上前擒住这人,一副手铐把这人拷在一旁的柱子上,拉着李元芳跟上铠。
        “铠你跟着我。”狄仁杰对铠说,随后带着他来到了一个有床的房间,“先让他休息一下,我去报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确定有信号?”铠问到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忘了我是警察了,就算没有信号我也可以QQ联络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确实忘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狄仁杰瞄了一眼高长恭,对铠说:“我说你啊,最好把他衣服脱下来给他消消毒在重新给他包扎,这样伤口发炎导致发烧会拖后腿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铠脱去高长恭的上衣,扯开他自己做的临时包扎,看着他血肉模糊的肩膀不禁心疼万分,毕竟这是因为他造成的,“你帮我找个毛巾来给他擦干净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,帮我照看好元芳。”
        铠感觉自己对不起高长恭,如果他没有一心向前跑就不会让高长恭受到伤害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铠哥哥你别太自责了,这不是你的错,我知道你非常爱这个哥哥。”李元芳安慰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…等等,爱?!”铠不由得吃惊,他怎么会爱上情敌,“元芳,你哪只眼睛看我爱他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看都像啊。”李元芳不解道,“在高铁上你们不还靠在一起睡觉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狄仁杰带着两个女孩走了进来,把毛巾抛向铠,十分凝重的说到“这栋大宅就剩我们活着了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昭君和甄姬?”
        王昭君帮高长恭清理了伤口,用熟练的手法很快包扎起来,铠看着王昭君所做的一切,向王昭君道谢。
        一行人走出这里,虽然铠和甄姬关于抱着高长恭还是背着高长恭吵了一架,但是他们现在还是很团结(还不是因为高长恭醒了…)。
        铠把自己的外套披在高长恭身上,那个满是血迹的衣服已经被他扔了。
        一声枪响,甄姬的脸上沾满了鲜血,她的脑袋上出现了一个洞,眼神透露着惊恐,应声倒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阿甄?”王昭君的瞳孔缩小,她不敢相信甄姬就这么死在了她面前,甄姬明明刚刚还在和铠吵架,她眼眶溢出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落。
        “呵呵,小美女别急,马上送你去见她。”
        随后警方封锁了这个大宅,这些人也全部落网,只有四人活下来,对他们来说也是个可怕的回忆…

        “真正的爱情不一定会发生在异性之间,两个女生的爱情虽不受待见,但她们,至死不渝…”李元芳放下笔,这是他的日记,详细的记录了这次事件,但也写了两个女生凄美的爱情,她永远不会忘记王昭君在死前的一刻拉紧甄姬的手,并在甄姬嘴上落下她们人生中的最后一吻…